首頁> 報告> 文稿> 文化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敬忠:范仲淹“先憂后樂不為身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敬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敬忠 中共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文史教研部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觀看完整報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觀看高端論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觀看精美課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4月26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知識分子、勞動模范、青年代表座談會上指出:“天下為公、擔當道義,是廣大知識分子應有的情懷。我國知識分子歷來有濃厚的家國情懷,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。‘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’,‘為天地立心、為生民立命、為往圣繼絕學、為萬世開太平’,‘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’,這些思想為一代又一代知識分子所尊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,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”出自北宋范仲淹的《岳陽樓記》。這句的意思是說,在朝廷做官就應當心系百姓;處在僻遠的江湖間也不能忘記關注國家安危。當然,這句對我們現在的領導干部來說,也是有借鑒意義的。我們的領導干部無論處在何種位置,何種境況,都要憂國憂民,以人民為中心,有所作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忠臣范仲淹:萬家憂樂到心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岳陽樓記》是范仲淹被貶謫到鄧州時所寫。范仲淹應朋友滕子京之請,馳騁想象,熔鑄萬千憂樂于筆端,揮毫寫就這篇千古名文,傳誦天下。范仲淹在鄧州關注民生,寫詩云:“南陽風俗??喔?,太守憂民敢不誠”。他在《鄧州謝上表》中向皇帝表態道:“敢不孜孜于善,戰戰厥心,求民疾于一方,分國憂于千里。上酬圣造,少罄臣誠。”后來,范仲淹因政績突出,受百姓愛戴而留任鄧州??梢娖渲揖c忠國愛民之心是一致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詩有詩眼,文有文眼。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恰恰是《岳陽樓記》的“文眼”所在。這是古代仁人志士以天下為己任的精神風貌的最佳表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而言,類似于《岳陽樓記》的這種文章,不免歌功頌德,粉飾太平,或者抒發“貧士失職而志不平”“登茲樓以四望兮,聊暇日以銷憂”之類的失意心境。但讓我們來看看范仲淹的格局與胸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范仲淹在《岳陽樓記》開篇寫道:“予觀夫巴陵勝狀,在洞庭一湖。銜遠山,吞長江,浩浩湯湯,橫無際涯,朝暉夕陰,氣象萬千,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,前人之述備矣。”到這里,范仲淹巧妙打住,沒有對岳陽樓進行過多描繪。接著,他筆鋒一轉,迅即寫人:“然則北通巫峽,南極瀟湘,遷客騷人,多會于此,覽物之情,得無異乎?”再往后先是展示苦景:“若夫淫雨霏霏,連月不開,陰風怒號,濁浪排空,日星隱曜,山岳潛形,商旅不行,檣傾楫摧,薄暮冥冥,虎嘯猿啼。登斯樓也,則有去國懷鄉,憂讒畏譏,滿目蕭然,感極而悲者矣。”繼而烘托樂景,且看:“至若春和景明,波瀾不驚,上下天光,一碧萬頃,沙鷗翔集,錦鱗游泳,岸芷汀蘭,郁郁青青。而或長煙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躍金,靜影沉璧,漁歌互答,此樂何極!登斯樓也,則有心曠神怡,寵辱偕忘,把酒臨風,其喜洋洋者矣。”這一悲一喜,揭示了遷客騷人對景生情、情隨景遷、心為物役的心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的文人到此就止筆停留了,至多再抒發一點個人感慨而已。范仲淹不然,他要卒章顯志,尋找自己與非凡的古仁人(即先賢大德之人)崇高精神境界的高度認同。于是,就有了以下這段千古不朽的文字:“嗟夫!予嘗求古仁人之心,或異二者之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,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。是進亦憂,退亦憂。然則何時而樂耶?其必曰‘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’乎!噫!微斯人,吾誰與歸?”范仲淹的言下之意是他所認同的“古仁人”不同于一般的遷客騷人。他們能夠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不為外物所左右,如同屈原對漁夫所言那樣,“舉世皆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”,“安能以身之察察,受物之汶汶者乎”——《楚辭·漁父》。古仁人之所以能夠做到這樣,是因為他們不計較個人得失,忠君愛國、胸懷天下,信念高遠而堅定。他們高居廟堂,身在朝廷,能夠憂民之所憂,以百姓之心為心;他們一時被誣陷遭貶謫,卻仍然為朝政而憂慮。所以,我們可以看到,范仲淹的胸襟與境界,何等開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記載,范仲淹出身孤貧,經過寒窗苦讀,很早就為自己的人生進行了規劃,“或為良相,或為良醫”,要為天下人服務。歐陽修稱贊他“公少有大節,于富貴貧賤、毀譽歡戚,不一動其心,而慨然有志于天下”??梢?,范仲淹“先憂后樂”精神,并非心血來潮,而是其畢生追求的理想信念。宋儒朱熹評價說:“本朝忠義之風,卻是自范文正公作成起來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天翼校對:王瑱最后修改:
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業單位事業單位標識證書 京公網安備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556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健身女私教被啪啪到高潮AV